《星溪的三次奇遇》:致敬侯麦还是拙劣模仿?

第三个故事有侯麦御用演员帕斯卡尔·格雷戈里的出现,可惜从表演和故事层面很难让人感到女主角与之合拍,故事层面则又落入了《双姝奇缘》中的两位女主关于“蓝色时刻”的戏份以及《绿光》结局故事的窠臼,女主此时是一位痛失爱人的疗伤者的形象,可惜我们难以看到《绿光》中玛丽·里维埃那般出色的表演,以至于最后痛失爱人的故事经女主之后和盘托出后会让人错愕不堪,最后的结局也完全跟《绿光》殊途同归,唯一有自己想法的戏份可能也就只有大伯公那一段了,以魔幻的方式嵌入现实,但也谈不上出彩。第一个故事如果不仔细回忆我实在记不太清具体的细节,将这个故事拿来与侯麦的《双姝奇缘》比较也是不太公平的,但除了那些所谓“致敬”侯麦的部分除开,也就真的没有能令人留下印象的内容,故事层面也很空洞无力,演员的表演更没什么可说的,买水晶的际遇也没有跳脱出《双姝奇缘》中关于道德层面的探讨。山一的简介里讲到,这部片子是在致敬侯麦,而作为艺术指导的梅峰老师也说这部片子“有侯麦的影子,也有自己的东西”,可惜看完这部片子之后我倒是觉得片子的确有侯麦的影子,甚至还有洪尚秀《在异国》的影子,但是我觉得没有太多导演自己的东西,而那一点点仅存的所谓“东西”,也实在如大冰的文字一般空洞乏味。

看这部片子是在前段时间第三届山一国际电影展角马公社组织的放映活动上。山一的简介里讲到,这部片子是在致敬侯麦,而作为艺术指导的梅峰老师也说这部片子“有侯麦的影子,也有自己的东西”,可惜看完这部片子之后我倒是觉得片子的确有侯麦的影子,甚至还有洪尚秀《在异国》的影子,但是我觉得没有太多导演自己的东西,而那一点点仅存的所谓“东西”,也实在如大冰的文字一般空洞乏味。

如果你看过侯麦的《双姝奇缘》,你会惊讶于导演直接照搬侯麦这部影片开头的部分,无论是女主骑行时自行车爆胎还是遇到另一位女孩,这部片子都跟《双姝奇缘》如出一辙,同样的爆胎戏份,同样是偶然经过的另一位女主,同样的到了女主家,用同样的方法发现了自行车内胎损坏的部位(将车胎放在水盆里按压),甚至于女主自行车坏掉时穿衣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太多的相似之处难免会令我们发出这样的疑问,导演这究竟是在致敬侯麦还是在照搬侯麦?

整部片子分为三段式结构,每段故事中女主都以不同的身份介绍自己,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洪尚秀执导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的《在异国》,片中于佩尔也是一人分饰三角,同时也不难想到《双姝奇缘》的分段式结构。与《在异国》相似的是,三段故事均是星溪来到马来西亚的亚罗士打所发生的,同样因为自行车故障而遇到不同的人,同样的演员们都会出现在三个故事中,但角色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第一个故事如果不仔细回忆我实在记不太清具体的细节,将这个故事拿来与侯麦的《双姝奇缘》比较也是不太公平的,但除了那些所谓“致敬”侯麦的部分除开,也就真的没有能令人留下印象的内容,故事层面也很空洞无力,演员的表演更没什么可说的,买水晶的际遇也没有跳脱出《双姝奇缘》中关于道德层面的探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