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投入1亿+,乐刻推出“新十年计划”将服务10万健身教练

此次乐刻运动联合多家机构此次发布教练新十年计划,为教练设计了6种职业发展路径,包含高收入、培训师、课程研发、门店合伙人、管理运营、健身网红等六种职业发展路径,试图改变教练未来十年的职业版图和规划。不过,韩伟对乐刻布局健身教练有更深层次的分析:只有教练变得更好,中国才有可能会有自己的课程研发,也才会有更多人加入健身产业。目前乐刻旗下拥有500家门店,同时还在不断扩张,按照规划,未来乐刻要完成5000家甚至更多的门店布局,这也意味着将创造10万+的教练岗位需求。

文|马莲红

体育大生意记者

过去的2019年,健身产业遭遇倒闭与科技化的转型阵痛,特别是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健身行业迎来最严整顿。在这样的情形下,健身房该何去何从?

1月10日,成立五年的健身平台乐刻运动发布“健身教练新十年计划”,创始人韩伟宣布,未来教练是健身产业的核心群体,未来十年乐刻每年将投入1亿元,每年投入增加20%,服务约10万健身教练,全力扶持教练产业生态。

薪资高、待遇低,健身行业难留人才

尽管健身教练工资并不低,但却不是职场新人们眼中的好选择。据统计,只有30%左右的教练是科班出身,拥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教练极少。

”团操教练跟我说,他这一辈子最不愿踏进的门就是健身房办公室的门。因为他们只有在领工资的时候会去那里,否则平时话逼他们去他们也不去,因为他们感到不被尊重。”踏入健身行业三年以来,韩伟接触过不少健身教练,对这一职业人群非常熟悉。

乐刻创始人韩伟

众所周知,大部分传统健身房中,健身教练往往不只是担任指导者,同时还要承担一定销售KPI。而团操课因为不会为传统健身房带来更多的营收,团操教练的本质上是健身房的成本支出项,所以很难被尊重。

“当时在杭州上一节团课,教练的课时费大概是50~70块钱,甚至比小时工都要低。我们觉得特别不公平,因为教练能够去教一个课程,大概要经历几年或十几年的学习,但是最终的回报并不是公允的。”

这段话几乎精准地描述出健身教练这一职业的现状:缺乏清晰标准化的职业生涯发展方向与途径。据《2019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教练平均年龄基本在 24-28 岁之间,超过40岁的教练仅占1.4%,从业时长超过10年的占2.3%,与之相反的是,年龄25岁以下教练占比 44.7%,18-20岁做教练并不鲜见。

留不住人才是健身行业如今的困境之一。在健身行业,我们很少能看到年龄较大的教练,即使是私教,表面上似乎比较风光,但他们最终的职业方向却是未知的。“健身教练本身应该是靠专业技能, 知识的付出或者技能的付出,然后再获取收益的。但是中国此前的私教更像是一个销售。”韩伟如是说。

即使是年轻教练,也很难保证“青春饭”的长久性。任何一个意外的受伤,都有可能会断送自己的前程。另外一方面,一名普通的教练,如果仅仅只有课时费这一收入来源,是很难长期以此为生的,毕竟人身体所能承受的训练强度有限。这导致很多健身教练一早便会转型,从事销售、餐饮等其他行业的工作。

人才的流失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健身产业的发展。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的健身增长市场,是全球第二大的消费市场,拥有全球第一大中产阶级消费群体,但实际上中国的健身消费远远落后于美国。

为您推荐